≡ Menu

基金会资助笔记(1、3)

青年环境评论网站(这个网站做的不错)看到两篇,是SEE基金会写的资助笔记(不知道为何只有13),颇有意思,不如摘录,也做些笔记:

笔记No.1:距离

我们不是在一线工作的执行团队成员,我们和项目是有天然距离的。大部分时间,我们必须面对的是静态的、经过抽象化的、经过提炼和工具梳理过的、甚至是(很糟糕的)格式化的“事实”。打上引号是因为我觉得它已经不是“事实”。和那个在一线发生的活生生的热腾腾的现实,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形。

(这里格式化的“事实”就是合作伙伴所提交的报告、材料吧。)

这时候,如果不去现场,只是坐在办公室里处理文牍,我不否认,也能构成你对项目的认知,而且可以逐步完善逻辑丰满,可你一定会丢失非常重要的东西。这个东西我觉得很难一句话描述出来,但我相信大部分基金会资助工作人员都和我一样,要拼命地去抓住这个东西。我现在能想到的方法很简单,就是走出办公室,到伙伴那里去。也许你在出发的时候,都不知道此行可以收获什么,而恰恰正是这种不加预设,可以像空杯一样接收很多。而只有带着空杯去,才有望拉近你和真实的距离。

(有过项目经验的人和没有过项目经验的人,都有其利弊所在。前者,可能会被人看成是定势思维,比如这个项目应该是这么做的——然后这种思维被很多NGO大佬所不齿:所以他们在招聘的时候公开说,没有NGO经验者优先。这行为实在是一种卖萌,试问那个社会人没有带有经验过活?再说,你,又,不,是,人们,肚子,里的蛔虫,谁知道谁有思维定势?而没有项目经验的人,则会被合作或嘲笑。这真是一个杯具的两难。那么,究竟该怎样才是最好状态?作者说:带着空杯去——噢,不,当然不是空的杯具,而是不带着思维定势去。说到这里,那么,在诸多的项目中,有没有类似于普适的架构、方式呢?)

是否有一个最佳位置呢?基金会资助工作人员,和资助的事业之间天然的距离,而骨子里缺乏这种敏感。我想起了曾经看到的一些伤感的例子。当伙伴承受了过大的项目执行压力,过于担心完不成给基金会承诺的产出,他们会渐渐忘记大家彼此真正的承诺(Commitment)是什么,而当伙伴将项目当作“项目”来做的时候,他们的心灵开始关闭,开始丧失对事物的敏感,开始丧失做事的激情,他们和项目,产生了不应该的距离。

(当作“项目”来做并不是什么问题,最大的问题应该是:是否当成“自己的”“项目”来做。NGO需要那么多情怀么?Who Knows?)

释文资助笔记NO.3 项目书

写不好项目书意味着也做不好项目吗?项目书写得漂亮的就一定能执行得漂亮吗?基金会做资助的,一定要看到文案整齐的项目书,才可以放心地把钱给出去吗?

意义不在项目书,而在于你要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从基金会资助人员理解NGO伙伴的项目设计这个诉求出发,文本只是若干手段中的一个,甚至还不是最根本的。一个社区项目的立项,去项目地实地考察的重要性远胜于逐字阅读伙伴填写的项目书

可为什么文本重要?为什么一定要求伙伴用文字的方式把项目设计讲清楚?我想最根本的原因在于项目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也不是两个人的事情。特别是在资助这个事情上,不是项目负责人和审批项目的基金会项目官员这两个人两心相通心心相印就足够了,两头都需要卷入更多人的理解和认同。一份纸面的表述(约定),此时就显得非常必要了。更不用说书面承诺在严谨和严肃性上的不可替代。

(文本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是一个严谨而严肃的约定,对双方来说,是必须记录下来的。)

可为什么写项目书这么难?不应该这么难的。我们自然知道,一件事情想清楚了,却不一定能说清楚,所以有许多前辈开发了若干的工具帮助我们表达。这就是几乎每个基金会都会向伙伴提供的项目书模板。但每次在给到伙伴模板的时候,我都有些困扰,一方面,我真心希望模板能帮到伙伴,另一方面,我真心害怕模板会困住伙伴。我常常对伙伴说,我们的模板只是一个参考,你也完全可以按照你自己习惯的表述方式,怎么写都可以,只要把你要做的事情说清楚、说完整就可以。

可现实并不那么可观,事实是我看到不少生硬嵌套进给定框架的项目书。为什么这些模板最终没能成为协助将项目设计结构化表达的有利工具,反而成了需要打起精神应付的资助方过分要求?为什么会适得其反?我想,一部分原因在于伙伴多把项目设计视作筹资行为,放在设计本身上的心少了,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我从伙伴身上感受到的深刻的不安全感。当解释权和裁量权在别人手里的时候,我们通常都有这样的不安全感:你说写清楚就可以,可怎么才是清楚?

请将项目书和预算细化。请继续细化。不,还是不够细化。这是我最近听到的一位伙伴饱含无奈和愤懑地转述其遭遇的来自资助方的要求。当我看到那份已经“细化”到无以复加的项目书时,我感到难过,也很无奈。因为不怕伙伴拂袖而去,我们有时候可以丧失对他人处境的感受到这个地步。如果让伙伴感觉我们看重的是项目书而不是项目设计,那结果一定事与愿违,到时候,悔之晚矣。

(其实这位老师没有遇到农民合作伙伴,在农村工作的时候,你要面对的是根本不知道项目建议书为何物的人,然后,你要教会他们做预算、写项目建议书……)

Comments on this entry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