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enu

农产品电子商务和NGO何为(3):有机农业的努力

有机农业是NGO项目领域这几年的宠物——这样说或者有点开玩笑的意味,但谈及其真正地位,却又是另一种无奈:即使诸多NGO再努力,有机农业也只是小众中的小众——本身NGO已经够小众,而有机农业则更是小众。说道为何,其实不外乎那么几点:

  1. 有机消费的意识远未达到培育市场的程度,特别是对价格极其敏感的市民(市民才是消费主体,不可否认);
  2. 地沟油、苏丹红等事件,把食品消费市场毁得很彻底,即使有QS认证,也没多少人相信;
  3. 有机产品比一般的产品要贵,人们显然更喜欢沃尔玛、家乐福这样的低价;

当然,也没必要这么早就去悲观,还是有一群人在努力着,也有着成功经验在大洋彼岸比照着。他们的努力,都让人看到希望。

在中国的尝试

如果不是NGO从业者,或者碰巧在南宁的土生良品店吃过饭,或者你根本不知道CSA是什么,也不知道在CSA后面的低调的爱农会。CSA是个洋概念,全称是Community Support Agriculture,社区支持农业。顾名思义,是通过(城市)社区支持农业。城市社区的市民,通过消费或者投入,对生产有机农产品的农户、农村进行(广义的或者狭义上的)支持。前者获得放心而有机的食品,后者则获得赖以存活、发展的收入。

说道爱农会,这是一个非常低调的“组织”——打上引号的意思是,我还不知道它是否一个实体。据说爱农会最早在柳州开展活动:在农民和市民间充当协调者、支持者,并针对二者开展各种有机农产品的教育,逐渐培育市场,产生需求。最后,在需求、供给都对等的情况下,就会支持开设店铺——店铺可以是饭馆,也可以是土特产店等等。据说,在柳州,CSA有一批铁杆支持者,他们甚至会排队到店里买有机农产品,用铁盒子打包回家。这样的模式在南宁也已经铺展开来。尽管我不喜欢南宁土生良品店里充满毛时代的装饰,但那里的菜吃起来着实好,当然也很贵。

而CSA的另一个更著名的实例,则是媒体上报道过无数次的石嫣和她的小毛驴。或者是石嫣的博士光环让人吃惊(为什么一个海归女博士回来做农民?曾经有媒体这样无厘头地报道过),又或者是石嫣和她的团队的努力,让更多人知道了她,知道了小毛驴农场。(看来在传播过程中,要找出让人眼前一亮的点是多么重要)

在支持CSA的NGO当中,PCD(香港社区伙伴)是力度最大的机构之一,其活动范围在贵州黎平较多。在成都,有河流研究会开展了CSA项目,其项目点在郫县的安龙村。

在电子商务方面上,似乎爱农会甘于低调冷艳,并无这方面的努力。而在北京的小毛驴则早早地使用上了淘宝,并向会员开设了蔬菜宅配、菜地租种、肉蛋宅配。其中宅配的意思其实跟送牛奶差不多,而菜地租种则是让市民租上一块地去种有机蔬菜,周末时候可以去劳作,也可以采用。

前景是什么

似乎事情总是往前发展,但是有时候似乎并不怎么美好。或者在低调者看来,不屑与潮流为伍,可以无视电子商务,也可以无视市场(开玩笑,谁也不会无视市场),但若要向前行,一亩三分地是守不下去的。在规模化生产已经被证明会更节省成本的情形之下,小毛驴聪明地开创了农场模式,然后再把农场分割给更多的市民。然而,要继续朝前走,或者大洋彼岸的WholeFoods才是目标之一。

介绍WholeFoods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Whole Foods Market Inc.是一家连锁超市,建于1980年,现已有187家商店,分布于全美各地。Whole Foods可不是一般的食品零售商,它是美国“新生活运动”的弄潮儿。它所提倡的高质量生活、绿色健康食品和环境保护,一下子击中了美国中产阶级的神经敏感点。常去Whole Foods的顾客,对它有着宗教般的虔诚。Whole Foods一度被比作“有机食品界的Google”,而它的老板就是“绿色食品业的比尔盖茨”。

在这样看来WholeFoods已经把有机食品当成了一种生活方式一样,渗透到美国的家庭中去。那么,纵使悲叹中国的有机农产品的消费意识薄弱,CSA的追随者依然可以利用互联网做点什么,比如:

  1. 放下身段,培育市场。很多时候NGO想这样干,效果干起来当然比不上商业推广机构,那么何妨就找到商业机构,让专业的人去干专业的事情?
  2. 致力于有机农产品的认证专业化、标准化。或者在前期,NGO自带的光环,还有很多市民愿意相信你的有机产品是安全的。又或者,前期你可以通过带市民去农村看,这是有机的。但是光环自会褪去,你又没有三头六臂,到最后或者只剩下这一条途径。(但我又觉得是悲观的,因为在监管不力的情况下,更多的商业化会吸引更多良莠不齐的商家进入,会损害认证市场,也会损害这一行业)
  3. 充分地利用互联网、社会媒体工具,与消费市场取得联系。这种联系或者很难建立,但非常有尝试、坚持的必要。这种联系,也是建立一种“以用户为核心”的消费体验的基础。
  4. 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记录和追踪用户消费行为,这能帮助商家利用这些记录对用户的下一次消费行为进行预测。
  5. 从线上到线下,可以建立可信的有机农产品信息平台。因为信息不对称,使得很多产品难以销售。也使得很多需求未得到满足。

(待续)

{ 0 comments… add one }

Leave a Comment